SCM player skins
免費論壇 繁體 | 簡體
Sclub交友聊天~加入聊天室當版主
分享
返回列表 發帖

[FPS] [短篇] 2020-一日的你

FPS

文章作者 千雪
章回 -
CP 威克
級別 PG13(13歲以上,可能會有情愛或輕微暴力描寫) 
文章內容  
文章警告  
作者前言 2020-貓貓慶生文

2020.08.22貓貓的生日賀文,請讓我送上這篇『一日的你』,聊表我的心意。

20200816-173.jpg


‧篇名: 2020-一天的你6 H/ Q6 j7 e$ L; }9 ?
等級:
$ b7 C  ]% R0 J! ?4 F' j配對:不要問
" n, X6 w/ A* Y  u% `7 F類別:% Y# t+ e* X$ X( c
開文日:2020.07.17( ?, r: J8 B% H5 L  B1 z! T& z
警告:貓貓2020生日快樂!謝謝貓貓總是給我很多很多很多靈感,希望你今年在美國一切順利,我也會努力帶威克出去玩的。
3 X+ a$ ~8 t) S& L6 u3 L" q' ?! b, e- s, T8 e8 ?

' Z0 g1 l$ J" s& ?% [# m. }4 v7 l. t- C* V0 M2 }& y
輸了?」威廉抬起頭看著克雷爾,應該說,看著氣嘟嘟的克雷爾,端著茶杯的手停在空中,一臉迷惑地問。: [- r( Z9 E( z6 {5 B3 }! i# I% Q2 {
「哼,氣死人家了!」克雷爾邊生悶氣邊咬指甲。「羅納德欠揍就算了,連愛瑞克都趁機站在他那邊推了人家一把!才害人家打賭輸了!」
+ r0 q6 f+ c, [0 c2 n羅納德加上愛瑞克啊……威廉本來伸手要按下克雷爾的手,馬上決定低頭喝茶不接話,然後拿起茶壺默默往克雷爾的茶杯裡倒茶。- [! w1 ^+ T4 h) {( r4 P
威廉心裡有數,如果扯上那兩個的話,想必就是跟上個月的死神派遣協會女裝大賽有關吧?
8 F# Y* A9 r6 c這種比賽本來克雷爾就篤定冠軍,但是沒想到為了競爭三天特休的大獎,愛瑞克跟羅納德都參賽了。他們參加也無所謂,錯就錯在克雷爾太有信心向愛瑞克跟羅納德放話……『如果人家沒拿冠軍,人家就扮一天威廉給你們看!』
7 N; W2 G) ?  u3 a! I5 I克雷爾放話時,威廉也在一旁,他知道克雷爾想用自己反諷羅納德跟愛瑞克,他能夠成為最美的女人也能成為最棒的男人,但是成為賭注裡的一個名字,還是讓威廉好好罰了克雷爾,使他下不了床。
0 R5 y* A, [  K6 O既然克雷爾已經放話,基於話題跟娛樂性,羅納德跟愛瑞克就沒認輸的意思。這場比賽突然成了協會裡的熱門話題,比賽當天堪稱萬人空巷,眾人注目。
2 h4 y1 u* t, h0 F" U克雷爾身穿精緻的紅色禮服,搭配豔而不俗的細繪妝容,扮演從名畫中走出來的貴婦人,就連看習慣他各種樣貌的威廉都頗驚豔他的裝扮。對威廉來說,克雷爾就像是個永遠無底的驚喜盒,而驚喜盒在這場比賽中要的可不是驚喜,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來,他要贏。
5 K. J4 Y# E1 b+ W0 @2 o愛瑞克出場時,威廉得說愛瑞克看起來有點認真,他上很濃厚的粉遮掩鬍子,戴髮飾擋住太過煞氣的髮辮,但是雙馬尾搭著水手服的模樣看起來,愛瑞克只能當克雷爾的手下敗將。! l2 K1 V  {8 {" o4 h1 n% |) }
羅納德登場就別說了,威廉不是很確定一身粉紅蝴蝶結蘿莉塔洋裝的羅納德是不是來亂的,他沒有辦法形容羅納德從頭到腳滿滿的違和感,他幾乎篤定克雷爾一定是冠軍……不過那是在第四位選手,也是最後一位參賽者登場之前。0 o: P% c! x- I
淺咖啡色的長髮,特別搭配過的白色洋裝,溫和甜美的妝感就算只是走出來對著台下靦腆一笑,看起來都是一位清純可愛的小美人,一登場就引來大批尖叫,立刻贏得眾人歡呼聲的……阿倫.漢佛瑞茲。4 Q( k- Y9 a4 e* I
那一瞬間,威廉就知道大勢已去了。, b- l# s2 Z, g4 Z4 ]
只想著要對付愛瑞克跟羅納德的克雷爾,完全沒料到真正的對手是阿倫,誠如他自己所說的,沒有摘下冠軍。7 F. ]' C3 l# X
/ {8 B) X4 \. }5 t5 {3 Y
「真是的。」威廉喝光杯子的茶,悠悠地說。「打賭什麼一日威廉,這麼可笑的賭注你也說得出口,反正都定案了,乖乖認輸就是了。」
' y) P* c. J: U  y$ `8 t「人家才不認輸!」克雷爾端起杯子一口喝乾,非常有氣勢地把杯子放回桌上。「你等著,一日威廉是吧!身為你的枕邊人,還有女演員的稱號,人家才沒有什麼做不到的事情!」
, a# q3 E& D) W1 X9 L5 C( Z+ ~8 A* ~; }. Z

6 U3 S7 X, d9 l4 K% L很快,大家就知道,克雷爾從不認輸,而且沒有什麼做不到。

TOP

「欸欸!那是誰啊?」

「等一下,那雙黑色高跟鞋……」

「黑色西裝?我有沒有看錯人?怎麼可能?」

 

威廉走向辦公室的路上,所經過地方都佇立著幾座石像……不,派遣協會的同仁們。他們的共通點就是指著走廊上的一個人,張大了嘴,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,話沒說出口就保持僵硬的姿態,愣愣地看著眼前的人。

克雷爾.沙多克里夫。

一襲黑色貼身西裝,素面黑背心,規矩地繫著黑領帶,對比燙得筆挺的白色襯衫,黑色的西裝長褲,搭配著一雙高筒細跟高跟鞋。克雷爾仔細梳理長髮,向來放飛瀏海的他將前髮梳成威廉款的西裝油頭,將長髮束在身後,毫不吝嗇地露出他那張豔麗的臉龐,摘下他浮誇的眼鏡鍊,反倒輕描五官,微挑的眉尖,清淡的眼妝,裸色的口紅,巧妙的修容,營造出中性且帥氣的五官。

克雷爾好看威廉自然是知道的,但是克雷爾不走以往的濃媚頓時將美人升級成了美男子。

一旦妝容改了,克雷爾走路的姿態也完全不同,仰著頭微壓著的嘴角,冷眼看著前方,挺直的背脊讓他看起來更高䠷幾分,以前克雷爾是美豔,現在則是冷酷……威廉看著他這些改變,不發一語。

原來自己在他眼裡是這個模樣,威廉心想。

 

克雷爾踏進回收課辦公室時,羅納德跟愛瑞克正拿出鈔票打賭,其他回收課同事也跟著起鬨,桌上撒滿各種面額的鈔票,阿倫皺著眉頭試圖阻止他們,不過徒勞無功。當羅納德眼角掃到門口那抹紅,猛地掃起桌上鈔票鬧著說。「你看你看克雷爾前輩來了,我贏……」

大家順著羅納德的聲音轉過頭,空氣也跟著羅納德的聲音凝結。

紅色的威廉,不,黑色的克雷爾站在那裡看著他們,回收課的大家也看著威廉跟克雷爾。全員愣住的瞬間,愛瑞克率先動作,把桌上所有鈔票連同羅納德手上的都塞進自己口袋裡,然後加入大家石化的行列。

「各位早。」威廉推推眼鏡,決定說些什麼來恢復大家的神智跟音量。「很高興看到大家如此精神抖擻,待會就要開晨會了,請各位準備開會。」

「喔……那個……好……」羅納德眨眨眼睛,看著黑色的威廉,又看著紅色的威廉,不對,那個人不是威廉,是克雷爾。「克雷爾前輩今天……很,很……很不一樣。」

克雷爾眉頭微微輕挑,看著羅納德不發一語,低頭掏出懷錶,不耐煩地敲敲桌面。

回收課的大家馬上鴉雀無聲,立刻解散,阿倫上前推推石化過頭的愛瑞克,示意他回魂。

 

這是回收課最安靜的一次晨會,大家的眼神都不自覺飄向克雷爾,他不像以前晨會顧著照鏡子看自己有沒有掉妝、要不要補口紅、眼睫毛有沒有翹,而是一貫嚴謹地看著今天主講的管理課,也是他的戀人威廉。

羅納德不斷來回看著威廉跟克雷爾,他確定自己絕對不是臉盲,愛瑞克則是呆呆看著威廉,假裝有在認真開晨會,阿倫則是拿他們一點辦法都沒有,乾脆專心開會。威廉則是一貫上班模式,沒有任何私心,不管克雷爾打扮成什麼樣子,工作還是要作。

「克雷爾。」分發完工作,威廉準備回管理課,看著回收課的大家雖然三三兩兩解散,但是克雷爾周遭很明顯有一圈完全無人靠近的氣場。他嘆口氣走向克雷爾,低聲叮嚀。「今天回收任務很多,你穿了一雙新鞋,注意自己安全。」

克雷爾點點頭,轉身準備去領鐮刀。

威廉不得不說,如果光從背影看,他認不出來這是克雷爾


 

午休的時候,克雷爾回協會跟威廉一起吃飯,再次凍結了整個員工餐廳。

 

「欸欸!那是誰啊?」

「等一下,那張臉……」

「沙多克里夫?」

 

整個員工餐廳在威廉跟克雷爾出現的瞬間再次安靜下來,身為克雷爾的伴侶這麼多年,威廉也習慣了眾人投射的眼光,不過大家這次的眼神就像旁邊是自己的新女友。

威廉推推眼鏡,看著克雷爾絲毫不在意週遭,這一點倒是像透了自己。

威廉端著餐盤才坐下,沒想到克雷爾也端來相同的餐點入座。威廉挑挑眉頭,克雷爾向來選清淡低熱量的餐點,肉醬通心粉佐馬鈴薯泥這種充滿澱粉的餐點他並不喜歡。只見克雷爾坐下後,俐落脫掉手套,掏出手帕擦拭餐具,左刀右叉地排列整齊,隨餐的紅茶則是推出餐盤外,閉上眼睛禱告五秒,開動。

威廉專注地看著克雷爾模仿自己的動作,只見他先吃馬鈴薯,眉頭皺著死緊,這種口感含糊的食物他以前根本不碰。威廉嘆口氣,動手替克雷爾將馬鈴薯撥到自己的盤子,把麵包給他。「今天我特別想吃馬鈴薯,都給我吧。」

克雷爾沒反駁,低聲說了謝謝。

「嘿,史皮爾斯!跟克雷爾一起……吃飯啊?」向來吵雜的餐廳此刻只有竊竊私語聲,醫療班的班傑明端著餐盤遠遠他就看到這桌特別乾淨,連愛瑞克跟阿倫都坐到別桌去了,他不明究理地跑來湊熱鬧坐下看到克雷爾一身是黑不笱言笑的模樣,馬上知道自己坐錯邊。「克雷爾……今天真好看……」

克雷爾沒回答,只是點點頭。

班傑明看著威廉,指指克雷爾,用嘴形問他。「怎麼回事?」

「打賭輸了。」威廉淡淡地說。

「人家,不,我才沒輸。」克雷爾低頭猛吃,不熟悉的通心麵一直在他叉子下逃竄。

威廉嘆口氣,起身去幫克雷爾拿了杯水還有湯匙,威廉不動聲色地將他推開的紅茶拿走,將水遞給他,然後趁他接過水的時候拿走他的叉子換成湯匙。「午休時間不長,換這個吧。」

班傑明苦笑,看威廉分走克雷爾盤子裡的通心粉,把自己點的沙拉推到克雷爾眼前,推盤子過去幫威廉善後。

好不容易吃完午餐,克雷爾的臉色難看得要命,這讓他看起來更像威廉,散發出一種生人勿近的氣勢。班傑明趕回醫療班,在克雷爾下午出勤前攔住他,把胃藥遞給他。「沙多克里夫,先吃了再去工作吧,不要硬撐。」

「謝謝你,班傑明。」克雷爾接過胃藥,他說。「別讓威爾知道,他會不開心的。」

「注意安全,下午單獨出勤嗎?」班傑明沒說什麼,他都能看出沙多克里夫不舒服,威廉想必也心知肚明。

「下午有個大回收。」克雷爾快動作地吃掉胃藥,他說。「跟他們一起。」

「他們?」

「斯林維、漢佛瑞茲跟呆毛,不,諾克斯。」克雷爾重新戴上自己的手套,緩緩地推高眼鏡,對著班傑明點點頭。「謝謝你,班傑明,我要出發了。」

班傑明目送威廉,不,克雷爾離開,他想,看起來也要幫威廉準備胃藥了。

 

TOP


 

阿倫必須說,他出勤這麼多年,從來沒有過任何一次出勤讓他這麼困擾。

跟愛瑞克、羅納德還有克雷爾前輩出勤也不是頭一次,問題是阿倫幾度把黑衣的克雷爾錯認成愛瑞克,習慣站在他右邊。

而克雷爾畢竟不是愛瑞克,克雷爾是不受控的蠻力攻擊型,手腳非常俐落回收也很粗暴,愛瑞克則是會確保克雷爾回收時不被干擾,等人退下來才會遞補上去。

威廉作風是走戰略方向不貿然前進,每次出手都是最有效率回收。

只是此刻的克雷爾卻沒有像以往一樣提著鐮刀冒進,而是站在後方觀看整個情勢,當愛瑞克跟羅納德退回來的時候,克雷爾反而衝了出去,才一轉身已經回收數十個追上來的走馬燈,絲毫不浪費一點時間。

「阿倫前輩,那是克雷爾前輩對嗎?」羅納德傻眼,他靠近阿倫確定自己沒看錯。

「沒錯的話,是他。」阿倫邊說手也沒有停下來,這可是一筆將近兩百個靈魂的大型回收,誰都不輕鬆。

「換了衣服之後感覺都威廉起來了。」羅納德吐吐舌頭,他揮著鐮刀說。「克雷爾前輩可是一揮刀可以收五十個靈魂的狠角色,扮演威廉前輩產量不到一半啊!」

「還不是你要打賭。」愛瑞克也退了回來,他一甩鐮刀上的血跡,就算是扮演威廉的克雷爾,戰鬥力還是頗強。「別偷懶了,快上!」愛瑞克一站穩就把羅納德推出去,回頭看看阿倫的情況。「阿倫還行嗎?」

「沒事的,只是不習慣克雷爾前輩的裝扮而已。」阿倫看著克雷爾的方向,準備衝出去補上克雷爾的空位。「我上了!」

看著眼前兩個黑衣死神飛舞著,愛瑞克握緊鐮刀,回收向來是費時耗工,所以這種大工程才會一次排上四個回收課人員。愛瑞克才想提醒阿倫別站得離克雷爾太近,還沒開口,克雷爾鐮刀一抬,太強大的後座力就直接劈向離他太近的阿倫一刀,阿倫的鐮刀飛了出去,鮮血濺了一地。

「阿倫!」

「!」

愛瑞克一驚,人就要衝上去護住阿倫,沒想到克雷爾反倒一回頭,伸手拉住阿倫,將他護進懷裡。「抱歉,漢佛瑞茲,你沒事吧?」

 

愛瑞克眨眨眼睛。

羅納德眨眨眼睛。

阿倫眨眨眼睛。

 

「只、只是一點小傷?」阿倫傻傻被克雷爾擁進懷裡,剛剛把克雷爾錯認成愛瑞克才靠得太近,忘了那是克雷爾,對方的鐮刀又大,揮過來的時候自己來不及閃躲就紮實受了克雷爾一刀,唯一慶幸是克雷爾當時鐮刀沒在運轉,只是被刀刃劃出傷口,不然以克雷爾的刀速,自己的手大概就跟著鐮刀一起飛出去了。

阿倫很少有機會這麼近距離打量克雷爾,他看過很多克雷爾被威廉抱在懷裡的畫面。但是此刻,卻是他被克雷爾抱在懷裡,感覺克雷爾垂著眼看他,長長的睫毛,綠色的眼珠,細描的眉眼有種說不出來的嚴謹感,讓阿倫看傻了。

「阿倫,你沒事吧?」「阿倫前輩!」愛瑞克跟羅納德停下手邊動作衝到兩人身邊,克雷爾一言不發,確認阿倫真的沒事,他掏出繡著紅色玫瑰的絲質手帕,俐落地替阿倫包紮傷口。「抱歉了漢佛瑞茲,回協會後麻煩你去一趟醫療班。」

「喔……」阿倫還沒回過神,他不是很確定自己真的認識這個人嗎?

 

「只有我覺得,克雷爾前輩這樣很帥嗎?」羅納德眨眨眼睛,不得不問問旁邊的愛瑞克。

「不,我也覺得。」愛瑞克也傻眼,眼前這畫面有著說不出的違和,好像是常常上演的戲碼但是演員完全不一樣。愛瑞克走上前,把阿倫從克雷爾懷裡出來。「克雷爾,你今天是一日威廉,阿倫可沒扮演一日克雷爾,放開他。」愛瑞克確定阿倫沒有大礙,輕聲交代著。「阿倫,你受傷了,去旁邊休息一下,交給我們就好。」

「是啊,前輩,就交給我們吧。」羅納德幫阿倫把剛剛飛出去的鐮刀撿回來,他說。

阿倫還想推辭大家的好意,卻聽見克雷爾低聲開口。「不用。」

三人回頭看向克雷爾,只見他從西裝內袋裡拿出一隻口紅,徐徐地替自己描上鮮紅的唇。

「克雷爾?」這氣勢突然強大起來,愛瑞克喊住他,不解。

「剩下,就交給人家吧。」克雷爾背對他們只留下這句話,伸手拉掉束住長髮的緞帶,何時起了一陣風誰也沒注意,把克雷爾的紅色長髮吹散,黑色西裝的衣襬在空中翻飛,電鋸的聲音嘹亮地響起,劃破了烏雲密佈的天空。

接下來,他們不太確定自己看見了什麼。走馬燈用一種肉眼難見的速度被收進紅色鐮刀裡,倒下的屍體跟走馬燈一樣飛快消失在眼前,他們又再一次、再一次見識了沙多克里夫的功力。

男人停下動作之後,拿出第二條手帕擦掉鏡片上的血跡,然後用卸妝棉片按掉嘴唇上的顏色,抹上裸色的護唇膏,掏出跟威廉同款的黑色扁梳將頭髮梳順,再次束起自己的長髮,轉身面對他們的時候,又是阿倫他們熟知的那個壞掉的克雷爾。

「結束了,我們回協會吧。」克雷爾推推眼鏡,壓著聲音說。

「漢佛瑞茲,你怎麼受傷了?呃,斯林維、諾克斯,你們怎麼了?」班傑明看著被羅納德跟愛瑞克護送到醫護班的阿倫,雖然看起來受傷的是阿倫,但是很明顯嚇壞的是保護他來的那兩個人。

 

 

克雷爾踏進辦公室的瞬間,頓時辦公室再次進入無聲模式,這個克雷爾散發著強大的壓迫感,每個人都不自覺壓低了音量。

克雷爾剛坐下,從辦公桌上的小鏡子確認自己妝沒掉,離下班還有半小時,他暖暖自己的手腕,挺直了背,雙手開始在打字機上飛舞。

克雷爾遵守時限在今天交出報告的姿態太令人震驚了,剛從醫療班回來的阿倫、愛瑞克跟羅納德就這樣愣在門口,直到下班。

 

克雷爾在下班前三分鐘將報告抽出打字機,將桌面收整齊,再次補妝,起身將報告送到威廉桌前,時間正好指向五點半。威廉推推眼鏡,接過克雷爾的報告,他快速掃閱過,果斷地蓋下今天的日期章。

「嗯,下班吧。」威廉說。


 

今天的死神派遣協會特別安靜。因為克雷爾經過的地方都有同樣的風景,走廊上又佇立著幾座石像,愣愣地看著走過自己眼前那個黑衣人。

「一樣的戲碼,白天一次,中午一次,晚上一次,大家到底多訝異。」威廉嘆口氣,示意克雷爾別走那麼快。

克雷爾點點頭,放慢腳步走在威廉身邊。

「今天聽說你砍傷了阿倫.漢佛瑞茲。」威廉接到班傑明的通知,他說。「班傑明說漢佛瑞茲是小傷,不要緊,明天可以正常出勤。」

克雷爾點點頭,不動聲色地鬆了口氣。

「倒是你……」威廉掃了克雷爾一眼沒繼續說下去,只是伸手牽起克雷爾,把走路速度放得更慢。「算了,先回房間吧。」

 

TOP

威廉關上房門,轉頭看克雷爾正在脫衣服,這件黑色西裝是他們研習生時期穿的,克雷爾的身材一直保養得宜,多年前的西裝也能穿得下。

「克雷爾,別忙了。」威廉直接將克雷爾抱起,走向沙發把他放坐。威廉一言不發,替他拆掉髮帶順了順長髮,解開領帶鬆開襯衫,摘下他的眼鏡替他掛上眼鏡鍊,然後伸手向他的高跟鞋。

「忍著點。」威廉早知道這雙鞋磨腳,所以克雷爾才一直沒穿,雖然早上還提醒了克雷爾,但是威廉一碰到克雷爾的腳,就知道在這高跟鞋下的腳踝已經腫了,如果不是他扮演一日威廉,克雷爾就不用受這苦。

「……你一開始就知道了嗎?」克雷爾的雙手緊捏著沙發,看著威廉跪在自己眼前,拔掉那雙折磨自己一整天的鞋。

「你什麼事情能夠瞞過我?」威廉挑了挑眉,他說。「聽說你今天還摟了阿倫,羅納德嚇得回協會到處講。」

「嗻。」克雷爾皺著眉頭說。「明天人家去封了他的嘴。」

「不用,愛瑞克已經做了。」威廉終於把禍害克雷爾的高跟鞋從他腳上拔下來,二話不說就將鞋扔進垃圾桶,起身去廚房,出來的時候手上端著克雷爾愛喝的茶跟冰塊,他將茶杯遞給克雷爾,把冰塊壓在克雷爾腫得離譜的腳踝上。「班傑明說明天要你去檢查骨頭有沒有異狀。」

克雷爾咬著唇,看著威廉為他做這些事情,一天的忍耐終於撤下防備,可憐兮兮地㿜著嘴開始碎碎念。「都是你啦,老是硬梆梆的,不能笑不愛說話,甚至還要躲去廁所補妝……人家上次這麼樸素的上班,只有出現在賽巴斯小子面前……」

你在紅夫人那邊當管家那糟透的表現如果是拿我當範例,我都不知道你是抬舉我還是低估我。」威廉聽到賽巴斯小子就皺起眉頭,要克雷爾閉嘴。威廉一邊幫克雷爾冰敷,一邊觀察他的腳,腳踝腫了,腳趾關節都磨紅,威廉嘆口氣,想發脾氣又覺得自己也是個罪魁禍首。「別再隨便跟人打賭了,這次是我,如果是一日羅納德你要怎麼辦?」

「人家才不會……」「我也不知道你會拿我打賭。」克雷爾還沒說完,威廉就打斷他。「你看,受苦了,你以為我不心疼嗎?」

克雷爾低著頭,不發一語。

「先洗澡吧。」威廉知道現在也不好怪他,他放下冰塊,伸手把克雷爾抱起來。「今天不許你落地了,腳踵成這樣,到時候傷了骨頭不知道又要休息多久。」

克雷爾沒頂嘴,乖乖摟著威廉。

威廉不說話,將克雷爾抱緊,不動聲色地親吻他的頭髮、髮際還有他的臉龐,就算是一日威廉,克雷爾身上依然傳來淡淡的玫瑰香味,威廉很沉迷在這種親暱時刻,無聲地表達他對克雷爾的寵愛。

威廉幫克雷爾準備了一個舒服的玫瑰浴,他很擅長幫克雷爾洗澡,也很常讓這個澡變得漫長,畢竟要忍耐不對泡在浴缸裡,白色肌膚泛著紅暈露出微醺表情的克雷爾出手,實在很困難。

「威爾……嗯……」仰著頭,接受男人的吻,克雷爾泡在浴缸裡,威廉的手在他頸間滑動,時不時捏捏他的小耳垂,讓他渾身發癢。

「如果是一日威廉,你覺得我會怎麼做?」威廉享受著克雷爾的反應,刁難著戀人。

「威爾會、會……」克雷爾呻吟著,還是得回答著威廉的問題。「親吻人家的額頭,然後……咬……人家的耳朵……」

「正確。」威廉順著克雷爾的話語為他評分,然後實現他說的話。

「要人家、張開嘴……把你含進去。」

「錯誤。」威廉挑眉,他捲起衣袖,手滑入水面下開始揉捏克雷爾的乳尖。「我沒這麼心急。」

「啊……」克雷爾扭了下身體,蹭著雙腿,十分享受威廉給予的痛楚。「人家寫錯題了啦,威爾會、嗯、會……」

「會怎樣?」威廉是個嚴格的老師,他吻住克雷爾,要他回答。

「會讓人家渾身慾火……」感覺威廉的手指慢慢地往下滑,克雷爾給了最萬全的答案。

「……錯誤。」威廉的手從克雷爾的胸膛往下,緩緩地靠近他雙腿之間,然後繞過那裡,動手拔掉了浴缸的塞子。「考試結束。」

「咦咦!」克雷爾眨眨眼睛,看著威廉從自己身上收回手,冷靜地扭開蓮蓬頭,準備幫他沖澡。「沒有了嗎?不能補考嗎?」

「你的一日威廉已經夠多了。」威廉示意克雷爾坐好,調整水溫替他洗澡。「看看你的腳,今天想都別想。」

「威爾~~」克雷爾不管自己還泡在水裡,轉身抱住威廉。「別這樣嘛!你不能撩了人家又把人家放生啊!」

「給我坐好!」比起春情蕩漾的克雷爾,威廉可冷靜了。「既然是一日威廉,你應該很懂我現在的心情。」

「懂!人家懂!」克雷爾突然覺得自己聽懂了什麼暗示,他二話不說就伸手去解威廉的褲頭。「老師!老師,給人家一個補考的機會嘛。」

「我說過了你想都別想。」威廉並不是完全沒被撩撥,他推開克雷爾的頭,要他離自己遠點。

「對,不要用想的,所以人家直接做了。」克雷爾這次可學聰明了,他張開嘴,把剛剛答錯的那題補上。

 

十分鐘後,威廉衣衫不整地把濕淋淋的克雷爾從浴缸裡抱出來,回床上補考。

又是一個沒下床的夜晚。


 

「還好傷得不重。」班傑明看著被威廉抱來的克雷爾,他的腳只差沒泡在冰桶裡,大包的冰塊貼著他的腳,鬆了一口氣。「雖然還有些腫,但是骨頭沒有大礙,內勤個兩天就可以恢復外勤了。」

「那就好。」威廉點點頭,這是他想聽到的答案。

「不過眼睛怎麼這麼紅?」班傑明按著克雷爾的眼皮,看看他滿佈血絲的雙眼,不解。「沒睡好嗎?」

克雷爾的眼神飄向威廉,算是給了個答案。

「阿倫的情況如何?」威廉豈會不知道克雷爾向班傑明告狀,他咳了兩聲轉移話題。

「早上看他傷口有沒有大礙,啊,來了!」才說人人就到,愛瑞克陪著阿倫來換藥,連羅納德也跟來,門一打開,大家互相對看,羅納德立刻哭喪著臉撲上來,一把就要抱住克雷爾的腿。「克雷爾前輩!你回來了!」

「人家哪裡都沒去!」威廉反應極快地把克雷爾抱起來閃過羅納德,克雷爾還趁勢賞了羅納德一拳。

「昨天那個克雷爾前輩不是克雷爾前輩啦!」羅納德受了克雷爾一拳,依然不死心地要抱住克雷爾哭訴。

「放開人家男人的腳!」看著羅納德抱不到自己改抱著威廉的大腿不放,克雷爾氣得要下來揍他幾拳。一旁的班傑明無視他們的吵鬧,拆開阿倫的繃帶,宣佈阿倫癒合良好,今天可以正常出勤。

「夠了你們!」威廉拉下臉,像制止兩個吵架小孩般拉開克雷爾跟羅納德。「都給我回去上班!」

都是他!」克雷爾指著羅納德,就像羅納德指著他,照鏡子似的說出同一句話。

「你們兩個再多話,下次我就讓你們一日羅納德!」威廉瞇起眼睛,如同詛咒的說出這句話。

醫療班馬上恢復了安靜。

 

 

「克雷爾回來了!」

「是那個克雷爾欸!」

「神啊,世界恢復正常了!」

當威廉抱著克雷爾走回辦公室的路上,那些不算竊竊私語,基本上整個走廊的人都能聽到的話語不時響起。

「看你把他們嚇得。」威廉想推眼鏡,但是他空不出手來,克雷爾替他將眼鏡推高。班傑明已經事先向協會報備過,克雷爾雖然套著他普通時候穿的高跟鞋,但是他今天不許落地。「真是的,以後不許再亂打賭。」

克雷爾不敢頂嘴,乖乖地聽威廉抱怨。

「你還是繼續當克雷爾就好。」威廉收緊手,他說。「其他模樣我不順眼。

「威爾不喜歡昨天的人家嗎?」克雷爾看著威廉,臉都垮了。賭上身為威廉枕邊人的氣魄,他可是盡自己全力在模仿他眼中的威廉,這場賭注中他只在乎威廉的評價,結果竟然是落個差評?

「真、是、的。」威廉嘆口氣,打量走廊上沒有其他人,他附在克雷爾爾耳畔輕聲地說。「我深愛著紅色的你。」

 

 

克雷爾這天上班的時候心情非常好,好到威廉把一份文件放在他桌上的時候,都保持著燦爛的微笑。

「這不是人家昨天交出去的報告嗎?」克雷爾眨眨眼睛,看著昨天明明蓋過章的報告。

「我只說我收了,沒說你過了,我會收下,只是因為我不會退件給我自己。」威廉在文件上蓋了大大的退件,慎重地放在克雷爾桌上。「錯字太多,請你重寫。」

「不會吧~~威爾!」

 

太好了,這才是我們認識的克雷爾。回收課的其他人默默鬆了一口氣,今天,死神派遣協會依然正常運轉。

 

 

= 一日威廉。END =


 

 

TOP

 

哇哈哈哈哈,貓貓生日快樂!

給貓貓的賀詞就額外寫給她,來聊一下寫這篇的構想。

其實滿早就問貓貓想要怎麼樣的生日禮物,

她身為我的頭號觀眾,不管是充滿煎餃的『去留』,沒完沒了的『觀察班日記』、最近又開始重吃的『保鏢派遣協會』還有各式各樣的性癖腦洞文,她都認真吃了

為了回報她這份沒得挑食的認真,我也想要送上一份生日禮物來代表我的祝福。

『我想要甜文。』

非常好,竟然選了所有文章中我口味最獨特的甜文,一定是可樂喝多了,我的甜文向來被號稱『哪裡甜?!』『甜在哪??』

我思索了幾天,找了一些方向,突然靈光一現.................既然有靈魂互換的梗,那麼,肉體互換呢?!

貓貓喜歡克克,也喜歡威廉,那就把你喜歡的東西加倍送給你啦!

就是這樣,這篇風味獨特的『一日的你』誕生!!

其實這篇的樂趣是透過克雷爾的舉止來表達他眼裡的威廉,刻意描寫一寫很細節的部份,克雷爾做的這些,應該除了威廉本人之外都不會察覺

但是我非常樂於寫這些很不重點的片段,特別是阿倫受傷的片段,克雷爾帥到大家都傻住,也是從來沒試過的版本。

最後威廉說了『我不會退件給我自己』來承認昨天的克雷爾=自己,也算是個偷偷摸摸的伏筆。

這次因為是生日禮物,所以同樣委託了軒轅封校稿,後來我又加倍潤稿了三天,那時候寫的時候為了把故事說的緊用字上就比較錯亂,如果日後有機會收錄這篇文,我覺得還有第三次的大校稿。

 

總之,貓貓生日快樂!

因為貓貓,我才把命拼的寫出了這篇文,已經詢問過壽星大大,她想跟大家一起眾樂樂
來吧,一起喊一聲

 

『貓貓生日快樂~~~~~~』

 

 

TOP

返回列表